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霸剑独尊 第六百九十二章 那宿命的错(二)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3:01

霸剑独尊 第六百九十二章 那宿命的错(二)

韩靖站起身来了,那一团血雾逐渐散去,露出了他傲然的身姿。

他在远眺着,仿佛直接看到了即将到来的那个人。

他的面上有着淡淡的微笑,眼神里,有着几许期待和担忧交加的神色:“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出现?”

他知道是什么人出现了,他也知道这人出现的不是时候,更不是地方!所以他开始计算着自己到底如何出手,帮助那人离开冥界武者的包围。

“我现在已经极其虚弱,魂力不济!看来如果不想直接透支还未来得及炼化融为己用的古神魂血的话,只能是依靠他们了!”

他说的“他们”,没有人知道指的是谁!

远处,那女子静静地站立着,如同先前这里曾经茂密存在着的竹子,拔萃而且坚韧。

这样的一个夜晚,细雨变作豪雨之后又逐渐消停,洗净了四周的血腥味道,也浇灭了无数的火点。

月开始朗,星光开始穿透淡淡的云层泻,幽静的画面里那女子一身玉锦罗衫,一字肩的软甲包裹不住的香肩是那么的雪白,身材的玲珑因为那双修啊长的美啊腿而显得几近完美。

“她说的意思……难道她要对韩靖手?”

“这……可能吗?”

“管她是不是真的和韩靖有仇,就她的实力算个屁?杀了她吧!”最//快//更//新//就//在

在这女子四周,越来越多的冥界武者包围了过来,议论的声音很大,丝毫不怕这女子听到。

不过他们终究是没有人能够出手的,因为倒是那女子先出手了。

带着不屑一顾的眼光,眼光里还有着滔天的杀机,只见她冷冷地扫了四周一眼,一道阴风一般的剑气便从她的手里向着四面八方圆形斩了出来。

这是她的剑术神通,看似普通至极!

但是只等剑气逼近,无数冥界武者这才感受到了一股股绝望的气息已经将他们彻底地笼罩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她也拥有那个人的气息!”

“快逃……”

“噗……”

……

站在了阴蛊宗圣殿之上,韩靖感受到了一种灵魂正在被神秘力量吞噬的痛楚。他不确定这样的吞噬到底是为什么,但隐隐约约已经猜测到了这一切跟那名女子有关。

“碧落,这是为什么?”

原来,那名从竹海内正在向他大步破空飞来的女子不是一般女子,赫然正是当初仙帝道场内的木奎之女――碧落!

算算时间,一切如同流水,来自于模糊的山谷深处向着浩海流去,到现在本该逐渐模糊的画面却依旧清晰的存在于韩靖的脑海当中。

他记得初遇碧落时,碧落还不叫碧落!

那时候的她是韩靖的死敌之女,而且最终因为双方不死不休的宿命,她和她的父亲都死在了韩靖的手里,死在了那一场叫做会盟的大典当中。

之后的她本该彻底死去,魂魄不存。但韩靖出手了,送了她新的一世……

可惜,所谓新的一世其实也只是梦幻一般的虚假――她成为了魔星圣域的圣女,成为了圣帝木奎的女儿,碧落。

这样的身份,使得她依旧只能是韩靖的敌人!

他们之间只能不死不休地彼此战斗,而且也真的不死不休地彼此战斗了。但战斗的过程中,她和他却在祖域之乱的时候出了什么错……

现在,无数的年月早已悄无声息地远去,碧落被雷破天从仙帝道场内掳走之后,第一次又出现在了韩靖的视线当中――她来了,站在了炎黄戮仙阵的边缘。

“碧落,好久不见!”望着她,韩靖依旧带着微笑,只手背在身后却绝对没有凌人的气势。

看上去,他就好像在面对自己的老友一般。

同样望着他,碧落额头上的秀发随风轻摆,螓首微微低垂而看不到眼神内的光芒,只能够看到她嘴角的微笑有着冷冷的弧线:“好久不见!”

“我一直在找你!”

想了想,韩靖说得很直接:“从我来到这里,我便一直在找你!”

这句话他没有说谎,绝对没有。

离开了仙帝道场,他也道别了无数的挚友亲人。这样的道别或者还能再见,但更多的大约都会是真正的永别了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努力地寻找着,以极境天识寻找着任何挚友亲人以及那些兄弟姐妹们的气息,包括碧落。

特别是当雷破天告诉韩靖,说碧落被雷家交到了太古烈手里之后,韩靖到了帝都曾经或明或暗地苦苦寻找了很长时间,终究一无所获才不得不暂时放弃了寻找。

至于太古烈,韩靖在离开太祖皇陵之后曾经以天识直接问过他,结果太古烈的回答很冷很阴狠:只有我才能帮助你见到碧落,还有会叫你大吃一惊的某个人!

太古烈这样回答韩靖,明显是在警告韩靖当时不能趁胜追击干掉太古烈――哪怕当时韩靖根本没有过这样的念头,但太古烈就是这个意思。

至于太古烈所说的能够叫韩靖“大吃一惊”的某个人到底是谁,直到现在,韩靖依旧不解。

听韩靖说一直在找自己,碧落的螓首缓缓抬起,月显得面色有些清冷,泛白:“哦?是吗?”

“呼……”

这句话,叫韩靖的剑眉皱起。

因为他听出了碧落的不屑,听出了碧落的冷酷,甚至感受到了碧落身上逐渐变强的恨意和杀机。

“碧落,见到你真的很好!”想了想,韩靖依旧微笑着,伸出了一只手:“我会带你去玄剑宗,在那里,我们会等到更多的人!甚至包括……”

这一次,不等韩靖说完,碧落已经将他的话语冷冷打断:“你不会等到更多人了!”

说着只见她已经一步步向着大阵走了进来,脚步看似轻盈得不沾尘土,但实际上却已经碾压得脚的岩石纷纷分崩离析。

见她走了进来,韩靖暗暗运气,直接将杀阵的结界修改。

这样做是他担心杀阵伤到碧落。

不料碧落才听到了杀阵第一圈内,嘴角就有了邪笑的弧线:“韩靖,你今天会死在这里,必须死在这里,死在他的手里!”

什么?

碧落难道是要来灭杀韩靖?

还有碧落所说的那个“他”,到底是谁?

“死……”

一瞬不等韩靖确定碧落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碧落已经只手画出了数个符咒,之后将一切向着韩靖轰来:“焚魂灭亲咒!”

焚魂?

灭亲!

新乡治疗宫颈炎方法
抚顺治疗龟头炎医院
茂名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新乡治疗宫颈炎费用
抚顺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