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硬科技布局下一个爆点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6:00

“在当下的阶段,中国在人口红利、流量红利和第一代互联网技术红利上优势的丧失,将会倒逼中国企业重新关注核心技术创新的价值。”在近日举办的第十六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硬科技的下一个爆点”分论坛上,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道出了投资人看重的企业发展优势。国内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发掘,而现在是布局下一个科技爆点的最佳时机,而这将给高端制造、智能制造方向的公司创造出一个巨大的市场。

随着工业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的迅猛发展,全球制造业即将迎来新一轮的工业革命,而中国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企业面临着新的机遇和挑战,“中国制造2025”确立了“智能制造”这一主攻方向,人工智能、机器视觉等成为制造领域的热门技术,也成为投资人看好的投资方向。

互联网产业达到顶峰

硬科技是以人工智能、基因技术、航空航天、脑科学、光子芯片、新材料等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区别于由互联网模式创新构成的虚拟世界,属于由科技创新构成的物理世界,是需要长期研发投入、持续积累才能形成的原创技术,具有极高技术门槛和技术壁垒,难以被复制和模仿。它是对人类经济社会产生深远而广泛影响的革命性技术,是推动世界进步的动力和源泉。

以上是中科创星创始人米磊定义的“硬科技(Deep-Technology)”,他认为,这或许也是当下这个时代对“硬科技”的定义。

信息化时代因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而爆发,不过,米磊认为,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在于底层“硬科技”的突破,“20世纪的四大发明——原子能、半导体、计算机、激光器彻底改写了世界科技发展的历史,为信息化时代互联网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这四大发明中,激光和光纤的出现让光纤通信成为可能,从而促使互联网诞生。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开始建设国家信息高速公路,如果没有这个‘硬科技’的基础设施建成,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互联网,也就没有谷歌和BAT。”米磊说。

然而,大放光芒的硬科技产业在今年初受挫:英特尔公司不再遵从摩尔定律。根据摩尔定律,每两年微处理器的晶体管数量都将加倍——意味着芯片的处理能力也会加倍。这种指数级的增长,促使上世纪70年代的大型家庭计算机转化成八九十年代更先进的机器,然后又孕育出了高速度的互联网、智能手机和现在的车联网、智能冰箱和自动调温器等。

而这一定律的终结意味着,全球软件开发与硬件制造所依赖的半导体芯片行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发展瓶颈,与之相应的,这一行业所直接驱动的互联网产业也达到了历史顶峰。不可避免的,互联网产业会和蒸汽机、电气产业一样,在达到顶峰后,告别繁盛期,走向平缓乃至衰退。

技术创新获机会

有报告指出,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渗透率高达80%,为全球最高。“一般而言,一个产业在渗透率达到10%到20%后,开始高速增长;达到70%到80%后,就会进入市场成熟期,然后走向衰退。”米磊直言,中国互联网行业也已达巅峰。

模式创新已经过时,现在只剩下技术创新的机会。“中国在前一阶段的原始积累已经完成了,过去数十年中国投在研发上的经费不断增加,从2000年的1000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1.4万亿元,研发经费投下去已经把大量的钱变成知识,科技创业就是把这里面的知识再变成钱的过程。”米磊说。

投资人看重的也是科技创业公司的变现能力。如山资本副总经理蒋月军最看好人工智能和智能汽车。他认为,智能汽车跟无人驾驶是两个概念,“应用场景比较好的一定是智能汽车,而不是无人驾驶”。在此方向上,如月资本也投资了国内一家激光雷达公司。

另外,物联网相关的底层操作系统,也是蒋月军认为值得投资的领域,“随着5G技术的发展,相信物联网很快会到来,我们也把它归类在硬科技项目中”。

科技创新呼之欲出,那么,硬技术的发展是否已经到了起飞的临界点?“现在还看不到科技创新清晰的未来,或者在这个时点,要看清两到三年后科技创新带来的技术或社会生活的变化,也很难。”清流资本董事总经理王梦秋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有应用场景才有竞争力

“历史上,每一次产业链升级变化都是从硬件开始的,所以硬件技术如果没有大的飞跃性的发展,就谈不上真正对人类有改变的技术创新。”王梦秋说,“但是硬件的发展都是来自于材料科学,我们不可能直接投资技术物理”。

王梦秋认为,真正能引发人类社会或者工业有所进步的源头是材料科学的进步,“从技术物理延伸到所谓的硬件革新,这一领域其实很大程度上不适合VC(风险资本)投资,因为VC有自己的生命链条。国家或者大学、科研院所的非盈利性质的支持,却是技术进步的关键”。

资本逐利的性质,决定了所有值得投资的技术必须有垂直应用场景。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AI(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热门概念今年下半年以来热度有所降低,清流资本对待这类项目也是看得多、投得少。在王梦秋看来,智能硬件现在遇到的问题是没有确实刚需的应用场景,没有对产业链产生真正增值。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李开复在创新工场开启了科学家入驻模式,由几位科学家亲自带领工程师做AI项目,目的就是为了实现技术与应用场景的结合。他认为“中国必然会在‘硬科技’领域里领跑全球”。

向智能时代迈进、向“硬科技”倾斜,已经不仅仅是趋势或者畅想,而是正在上演的事实,应用场景的尴尬也正在布局中得到弥补。前不久,真格宣布聘请北航机器人研究所名誉所长、机器人领域科学家王田苗担任真格基金“首席科技顾问”。此外,真格基金也已系统启动了“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在无人机、人工智能、VR/AR、交通出行硬件设备等多领域展开了部署。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峰瑞资本创始人李丰也多次表示,将投资重点向技术创新领域转移。沈南鹏认为,“‘全球性’公司有一个重要的特征——产品上一定是科技的创新”,而李丰则认为,“技术创新将成为这个时代最强的竞争力。”

伊春牛皮癣
贵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南宁治疗妇科医院
伊春牛皮癣医院
贵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