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符道巅峰 第九百一十六章 决裂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9:09

符道巅峰 第九百一十六章 决裂

紫云峰上,一处装饰典雅的客房内,卢公子背负双手,透过窗户望着外面那紫色云海,风起云涌,云卷云舒,恍若天下尽在其掌握。

而紫宸则立于其身后,满面笑容的道:“卢公子真乃神人,不愧是黑龙神使最为得意门生

符道巅峰  第九百一十六章 决裂

,属下佩服。”

“比起那些狡猾的魔族,这只不过是略施手段而已,不足为提。”

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嘲弄,卢公子缓缓说着,遂又回头问道:“紫护法,你女儿怎么样了,何时动身?”

“那小子被送走之后,她伤心也在所难免,不过属下相信这种伤心只是暂时,等她想通了自会跟我离开。”

紫宸眉头突然一皱:“卢公子既然能将那人送走,为何不把他……”

说到这里,只见其掌刀一划,面前空间悄然破裂。

“一只蝼蚁罢了,杀与不杀又有何区别。”

自负而笑,卢公子不由得摇了摇头,遂又想起一事,问道:“魔族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他们最近发生内讧,闹的很凶,许多势力都卷入其中,听说前段时间镜月山庄也被覆灭。”

问起这个,紫宸面容一肃,随即躬身答道。

而卢公子则略一点头,随即又将视线转向了窗外:“迷失森林的镜月山庄只不过是牺牲品,不值一提,真正让我担心的是那些人。”

“属下明白,等小女心情稍缓,便会带她回去。”

虽没有明说,紫宸依旧懂得轻重,急忙上前抱拳说道。

与此同时,紫云阁半山腰上的一座阁楼内,梦雨却是脸色苍白,泪眼朦胧,任凭紫若初如何劝解,始终都是不肯开口。

“飞羽也真是,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就走了,而且什么话都没有留下。”

看着女儿那副憔悴模样,紫若初急在心里,连连踱步。

先前梦雨从山顶下来,想要找石飞羽说些心里话,不料找遍整个紫云阁,都是未能见到他的身影。

从初始的疑惑,到逐渐惊慌,后来充满着绝望与悲伤。

短短两天,梦雨便瘦了一圈,而且双眸之中神采全无,有的只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灰暗。

紫若初在责怪着石飞羽的同时,也在用眼角余光偷偷观察自己女儿。

似是不想让她就这么消沉下去,突然说道:“飞羽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去做,怕你担心,所以才不辞而别?”

“不会的,飞羽哥哥若是要走,定会前来与我道别,何况现在他明知我遇到事情,又怎会轻易离开。”

仿佛为了袒护石飞羽,趴在桌子上的梦雨,突然抬头冷冷的道。

听着自己女儿那冷漠的语气,紫若初不由得微微一怔,旋即黯然摇头:“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在送我回来之前,他曾说过要去海蜃城看看,所以我决定去找他问个明白。”

似是醒悟,梦雨突然起身便欲离开。

而紫若初见此,则立即将她阻拦下来,随即神色无奈的道:“丫头,海蜃城距此少说也有几十万里长途,你这种状态离开,娘又怎能放心?”

“我不管,我一定要找到飞羽哥哥,问问他为何不辞而别。”

梦雨显然无法听进劝阻,面带寒霜的沉声说着,身形立即从阁楼中消失而去。

尚未等紫若初反应过来,外面就以传出一声呼哨。

呼啸声响起,盘旋在云海中的两只雕儿顿时俯冲而下。

待紫若初走到窗边一看,她已然踏着紫炎,破开结界。

正在山顶欣赏云海的卢公子见状,脸色却骤然一沉,旋即冷哼道:“固执的女人。”

说着,只见其立即动身追了出去,紫宸则眉头紧锁,神色不愉的叹了口气,随之也跟着离开了此地。

一天后,远在万里外的一片荒原之中,则有两道身影存在。

石飞羽也不知道自己何时陷入昏迷,只觉得脑海中不断重复着迷失森林那个噩梦,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最后结果。

等到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然不在紫云阁,而是躺在一片陌生的荒原之中。

灵猴灰子蹲坐在旁,默默守护着他的同时,也在暗自伤神。

“我睡了多久?”

此刻即便醒了过来,石飞羽依旧感觉到自己脑海宛若将被撑裂般难受。

使劲摇了摇头,才让那种胀痛的感觉减弱,而他也是坐了起来,低声问道。

灵猴灰子看到他终是转醒,急忙竖起了三根手指。

“三个时辰?”

目光微凝,石飞羽轻声问道,不料灰子却摇了摇头。

这般摇头,也让石飞羽脸色剧变,旋即惊声道:“三天?”

这次,灵猴灰子并未否认,而是叹了口气。

“是你带我来的?”

语气逐渐变得冰冷,石飞羽再度开口追问。

而灵猴灰子依旧摇头,双手夸张的比划着,随后一把将空间撕裂开来。

“我是被人从空间裂缝中扔出来的?”眼神一寒,石飞羽双拳已然紧握:“那个人是谁?”

听到询问,灵猴灰子双臂立即挥动,眼神满是愤怒。

“姓卢的?”

紧握的拳头轰然砸落,石飞羽面色狰狞的道:“又是这个畜生。”

不料就在他想要起身,返回紫云阁找那姓卢的青年算账时,远处突然有着两道高亢的唳鸣声出现。

随着唳鸣响起,灰子双眼顿时变得兴奋无比,当即腾空发出一声震天怒吼。

怒吼声滚滚如雷,很难想象不到三尺高的它,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大能量。

不久,高空之中就有两只翼展十丈的紫色雕儿盘旋而来。

其中一只雕儿猛的俯冲,宛若风驰电掣般来到附近,身着天蓝长裙的梦雨,随即从上面跳了下来。

看到站在荒原中的石飞羽,梦雨立即嗔怒道:“飞羽哥哥,你为何要走?”

见她竟怒声质问,石飞羽刚要上前解释,却是看到又有两道身影从紫雷背上跃下。

这二人正是梦雨的父亲紫宸,以及那让他厌恶到极点的卢公子。

发现这二人居然也跟了过来,石飞羽脸色顿时一沉,旋即冷笑道:“我为什么要走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你……你什么意思?”

见他语气竟出奇的冷漠,梦雨心中顿感惶恐,话音微颤的追问道。

而她的这种惶恐,在石飞羽此刻看来,却变成了一种掩饰谎言的惊乱。

在加上梦雨此刻也穿着一袭天蓝色长裙,颜色与那卢公子竟是如出一辙,更让石飞羽心中怒火升腾。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紫梦雨,只怪我以前没有看透你,你要凤翔九天我绝不阻拦,但我石飞羽绝非趋炎附势之人,更看不惯你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那些手段,从此你走你的阳关大道,我过我的独木小桥,好自为之。”

心中怒火汹涌,石飞羽双眼都是变得血红,y沉着脸冷笑道。

冷笑声未落,他便豁然转身,喝道:“灰子,咱们走。”

“站住,给我把话说清楚。”

梦雨顿感气急,俏脸铁青的闪身挡住了他去路,厉声怒叱道。

石飞羽却是冷冷一笑:“现在说这些,还有用么?”

这句话顿时让梦雨如遭雷击的愣在那里,双眸之中,泪水涌现,视线逐渐模糊。

而石飞羽却是沉着脸从她身边走过,脚步略顿:“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滚吧。”

话音未落,身形已然飘然腾空,带着阵阵风雷之声,背着斜阳掠向天际。

待他走后,梦雨才突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旋即转身望着他早已远去的背影,嘶声哭喊道:“飞羽哥哥,你混蛋……”

嘶声哭喊着,似是有些累了,只见梦雨缓缓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将头埋在怀里,泪水决堤而出:“我哪里做的不好惹你如此生气,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失神痛哭中,一只温暖的大手突然压在了梦雨肩头,紫宸的声音随即传来:“傻丫头,天底下男人多的是,何必为了这么一个人如此伤心,爹以后给你介绍更好的,跟我走吧。”

“呵,为了这样的人去哭,真的不值。”

这时,卢公子也是上前,笑道。

只不过在那笑容之中,却是有着一丝难掩的y冷。

但他们二人又怎懂梦雨心中的苦。

深夜,哭声才渐渐停止,三人随后结伴离开了这片荒原。

谁也没有发现,在夜色之下,有着一双眼睛,在静静的注视着他们。

直到他们走后许久,这双眼睛的主人才带着满身孤独转身离开。

“灰子,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相信丫头?”

缓步走在苍凉无际的荒原中,石飞羽突然驻足问道。

先前他虽然装作离开,其实还是放心不下梦雨,偷偷潜了回去。

只不过回去之后,却是看到卢公子与紫宸二人站在梦雨身边,并未露面。

梦雨的失声痛哭,一直被石飞羽看在眼里,可每次想起她依偎在卢公子身边的一幕,石飞羽心中便怒火难消。

面对询问,灵猴灰子则茫然摇头。

这两天的事情太过突兀,让它都是有些难以接受。

从记事开始,灵猴灰子便一只跟在梦雨身边,后来虽说梦雨将它托付给了石飞羽,但灰子心里依旧忘不了九宫山上那段美好经历。

然而现在,石飞羽和梦雨的感情突然决裂,让灵猴灰子也不知该怎么办。

“算了,还是先去海蜃城看看吧,或许等哪天我们还会相遇,就是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她是否还会记得我……”

充斥着苍凉的叹息声响起,石飞羽随即不再去想,而是辨明方向,迎着初升朝阳踏上了新的征程……

石家庄治疗妇科方法
石家庄治疗妇科费用
石家庄治疗妇科医院
石家庄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