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大宣战神 第19章 错综复杂的故事(1)

发布时间:2019-09-24 16:50:09

大宣战神 第19章 错综复杂的故事(1)

夜,无月,梅山山庄,后厅东厢房。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正昏昏而睡,突然右手臂一阵麻疼,似乎有无数小钩钩入皮肤。

“啊!”少女右臂猛甩一下,不但没有甩掉“利钩”,反而更疼了,几乎疼晕了过去。

来不及多想,左手用力拂向“利钩”,“利钩”应手而落。

少女一跃而起,离床三步,用手去摸被“利钩”钩到的皮肤,竟然渗出了血水,麻痒疼痛难耐。

少女大惊,眼泪无声地流了出来。心中怒道:“表哥的心胸如此狭窄,白日送他一只懒蛤蟆,现下竟然如此报复,让我睡不成觉。明日定然找他算账。”

出了几口怨气后,又想:“不知道表哥找到了什么厉害的玩意儿?”

于是,摸到了桌边,吹亮了火折子,趁光一看,大脑血液冲昏脑袋,床上的花被子上竟然卧着一条大型红黑色蜈蚣。

少女愣了一会儿神,心中气道:“表哥,明日有你好看。若不是我周女侠胆略过人,定然被蜈蚣咬死了。”

“现下怎么办呢?”

“得把这毒虫抓住,明日才能证明我周女侠不怕蜈蚣。”

少女再次吹亮了火折子,点燃了蜡烛,找遍房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容器,茶杯太小,自己的脸盆又舍不得,而且太浅;茶壶倒行,就是多了一个嘴,蜈蚣可以爬出来。

“把蜈蚣打死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不过。我与它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它抓伤了我的胳膊,全是受表哥的指使。我作为女侠,可得恩怨分明。冤有头债有主。”

“嗯,不如就用茶壶,明日悄悄地与表哥换个茶壶不就好了吗?呵呵,这主意挺好。”

于是找了一张锦帕,用一角去塞住壶嘴。

等这些做完,被子上的蜈蚣已经不见了,不知道躲到哪里了。

蜈蚣不喜欢光亮,喜欢阴暗潮湿的地方。

少女蹑手蹑脚去床上翻找,掀起床头的被子,不见蜈蚣。掀起床尾的被子,大蜈蚣暴起,吓了少女一跳,几乎失声痛哭。

少女嗔道:“死蜈蚣

大宣战神  第19章 错综复杂的故事(1)

,臭蜈蚣!女侠我可不怕你。”

退后一步,搬起一把凳子,用凳脚去赶蜈蚣,想把它赶到地上,再装到茶壶里。不料,蜈蚣左冲右突,想钻到床板底下去,完全不配合。少女手法轻盈,挡得蜈蚣团团乱转。

这条大蜈蚣也不是等闲毒物,爬行速度快,利脚多且灵活,趁了一个破绽,直冲少女面门而来。

少女不得不后退半步,眼见蜈蚣要钻入床板底下,少女瞬息而起,用凳子去挡。蜈蚣竟然爬上了凳子,似乎要咬少女的手。

少女连忙把凳子丢下。

蜈蚣与凳子落地之后,蜈蚣直爬向床板下无光的地方。将要没入黑暗之处时,被少女用凳脚压住了尾部。

蜈蚣摆过头来,张牙舞爪。两只大牙(头部如钩子一样脚)紧紧地咬住了凳子脚,一会儿放开了牙,一会儿又咬凳脚,如此七八次,兀自不停。

少女早已心跳加快,手脚酸软了。但毕竟也是练功多年,调匀呼吸后,手上加劲。

蜈蚣大牙、利爪齐动,直立而起,嘴里吐出了滴滴黑色汁液,拼命挣扎。

良久,蜈蚣不再挣扎了,但利爪却死死地抓着凳脚。

少女见蜈蚣筋疲力尽,吐了一大滩黑汁,心中顿时难过起来,心道:“你若乖乖束手就擒,也就不用受此皮肉之苦了。现下你老实了吧!你若不乱动,我就拿开凳子。”

少女刚松凳脚,想用茶壶囚禁它。不料,蜈蚣倏忽而起,飞快地钻入床板之下去了。少女瞪大双眼,愣了半天,心中阢陧。

少女情怀总是诗。这个可爱的小姑娘闺名素素,父亲姓雷。梅山山庄庄主梅双林是她的亲舅舅。

思索再三,少女叹道:“江湖险恶,我若不杀你,你在我床下,随时都会偷袭我。”

“我也是无意中得罪了你,你会开一面吗?不对,我刚才让你吐了这么多血,你一定会记恨。……”

“素素,你点蜡烛了!你这么晚不睡觉,一个人在嘀咕什么呢?”

“啊,舅母,没事。”

“没事就好。”

“哎,舅母,我有事与你说。”边说边打开了门,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妇人掌着灯,进了屋。

少女便把有蜈蚣之事告诉了舅母,还让他看了右臂伤口,却没有敢说或许是表哥的恶作剧。

舅母一听完,就道“蜈蚣是跑到床下去了?明日让管家来找到它,打死了就行了。”又拉着周素素的胳膊看了看,心疼地道:“痛不痛?”

“痛死了。”

“走,你灭了蜡烛,去我屋里,我给你搽点药。”

***

梅山山庄,后厅五间正房,正中的房间。

中年妇人从几个瓶子里倒了一些药末,调成糊状物,给周素素敷在伤处。

周素素闻到一股股的鱼腥草的气味,感到了薄荷的清凉。伤口之处不再火辣辣地痛了。

“素素,看你被蜈蚣咬的。真可怜。”

素素嗫嚅道:“舅母,这蜈蚣也挺可怜的。它被我……”

“行啦!素素,蜈蚣是毒虫。咬你一口可不得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没法向你爷爷交代。”

“爷爷把我丢在这里五年了,可能不要我了。”

“傻孩子说傻话。”

“呵呵,这五年时间我也没有白费啊,我的剑法已经可以胜过表哥了。”

“是啊,是啊。我们的素素最厉害了。已经二更了,就在舅母屋里睡吧。”

周素素道:“我不和你们大人一起睡。我要和表姐们一起睡。”

周素素跟着舅母,到了左边的正房,见舅母敲开了门,大表姐莺莺出了脑袋。

舅母说明来意之后,莺莺急道:“娘,我……我和三妹很久没有和别人一起睡了。素素妹屋里有毒虫,你可以让她去和二妹一起睡啊。我和三妹一起睡已经很挤了。”

屋里三表姐秀秀也道:“娘,咱家屋子多,你再给素素妹收拾一间就好了。”

大表姐莺莺对周素素道:“素素妹,你不如去和二妹一起睡。你二表姐可喜欢你了。”

周素素气呼呼地道:“舅母,其实我想和二表姐一块儿睡。”

周素素的舅母又敲开隔壁二表姐的门。二表姐娟娟腼腼腆腆同意了。

等大人一走,两个女孩就闹成一团,她掐她一下,她要打她的屁股,她又哈胳肢窝;她又掐她,嘻嘻哈哈闹了一更天。慢慢地安静下来了。

三更天,无月无光。

周素素换了一张床,尚未熟睡,迷迷糊糊地听到后厅花园里,咕咕唧唧两声,接着又是咕咕唧唧两声。

嘎的一声,隔壁大表姐的门打开了,隐隐听见大表姐与三表姐在小声说话。接着有脚步声去了西角花园。

周素素吃了一惊,摇醒二表姐问道:“二表姐,大表姐好像出去了。”

梅娟娟低声道:“出去了就出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或许是上茅厕了。”

“不像。她干嘛偷偷摸摸地啊?”

“她不想打扰我们休息呗,别瞎想了,快睡你这个小丫头。”

“呃,……我也想去茅厕。二表姐,你去不去?”

“啊,我不去,你快去快回。”

周素素潜到茅厕外,捏着鼻子,用手指轻轻推开门,见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心中愈加奇怪。

农历初二,夜三更时分,到处一片黑,什么也看不见。四周虫声唧唧,哪里去寻梅莺莺。于是只好回去。

未及到门,突然听到西边花园一角里,有人窃窃私语。周素素大奇,忙摸了过去,触到了一面墙,就顺墙摸索而行,与窃窃私语处仅隔一个墙角。

这时有女人喘着气道:“欢哥,你摸的……我……难受……。”

周素素一听,心道:“大表姐在这里。她话里的欢哥是谁呢?大表姐深夜到这里干什么呢?我还是赶快走吧。”

刚准备溜回去,却听到墙角那边吱吱有声。周素素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微微探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康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景德镇治疗卵巢炎医院
上饶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北京维尔口腔医院专家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网上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