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刘洪IMF选战的中国选择

发布时间:2019-07-08 11:08:19

刘洪:IMF选战的中国选择

法国女财长拉加德访华,来意不言自明,她说要像李娜在法中一样“充满信心”。中国该如何选择?  在当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 F)总裁选战中,对于中国的角色,外界大致有两种声音。  一是中国要出头。作为最大新兴国家,中国应当仁不让,支持新兴世界候选人,甚至可以提出自己的人选。比如,一些国内外专家就鼓吹,现任IM F总裁特别顾问的朱民就是上佳人选;此外,央行行长周小川亦可考虑披挂上阵,为国争光。另一种声音,则是中国要支持西方。考虑到拉加德基本胜券在握的实际情况,中国既已无力回天,自更没必要从中作梗,从国家利益看,中国索性顺水推舟,卖西方一个人情。  但笔者看来,中国可有第三种选择,或者说走“中间道路”,那就是“明争而暗让”。这么重要的职位,争是必须的,即使不为本国争,也不妨为新兴国家争,争不争是态度问题;但让可能是必然的,结果非中国所能控制,在大局已定的前提下,让不让是利益选择问题。但如何让,自然有玄机,更要有条件。  在拉加德出访印度时,印度领导人语焉不详地表示,“不保证”一定会支持拉加德。印度的做法,应该属于中国古话的“引而不发”,目的就是争取利益最大化。对中国来讲,IM F作为未来国际金融新秩序的中心角色,对国家利益至关重要。在位高权重的IM F总裁问题上,更应有外交的智慧。中国虽略输先机,但筹码仍有,而且至少比印度等国要多。  毕竟,中国是当前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最大的新兴国家,没有中国的支持,IM F很难正常运作;第二,在当前国际焦点的欧洲债务危机上,无论是在IM F内还是从双边关系看,中国都是欧盟的积极帮助者,欧洲理应尊重中国的意见。  中国可以支持拉加德出任IM F总裁,但前提必须是双方达成某种共识,或者说“有约束力的默契”。第一,必须照顾中国权益。在当前国际金融领域的斗争中,IM F事实上已成为西方对中国施压的重要工具,这在人民币升值问题上尤其明显。中国和IM F前几任总裁,关系不是太密切,根源就在这个地方。拉加德要想有所作为,就必须公允做事,照顾中国的权益,至少不侵犯中国的底线。  第二,必须给予中国更多份额。IM F是按份额说话的,按照2010年改革方案,中国在IM F份额将达到6%,成为第三大股东国。但中国这点份额,还不到美国的40%,欧洲的1/5,而且,日本份额仍远高于中国。这与中国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不符,实际上削弱了中国对国际金融规则的影响力和制定权。欧美要想继续维持对IM F的领导,就必须承诺推进改革,提高中国等新兴国家的份额。  第三,必须提拔更多中国职员。一方面,IM F应改变欧美官员占绝大多数的局面,毕竟IM F是国际组织,理应保持国际特色,尤其需要提拔更多的新兴国家官员,其中自然包括中国的官员。另一方面,在高层职员安排上。朱民理应更上一层楼,担任副总裁。毕竟,他现在的总裁特别顾问职务是临时性设置的,作为中国官员中的杰出代表,他有必要也有能力发挥更大的作用。  中国的这些要求,绝不是漫天要价,符合新兴国家的利益,而且反映了当前国际经济金融格局的变化。如果这种改革迟迟不推行,最终损害的是IM F的合法性,于西方也不利。这正如拉加德的竞争对手、墨西哥央行行长卡斯滕斯所强调的,随着全球经济中的相对财富和金融流动正出现重大的转移,继续改革变得日益紧迫,“如果发达经济体拒绝接受这种变化,如果新兴市场国家选择离开,那么整个世界就面临着重新滑向深渊的风险”。  至少值得肯定的是,拉加德对这些诉求也作出了积极回应。在访华期间,拉加德就表态说,如果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中国在IM F的代表权就应该随之扩大;至于人事问题,朱民未来在IM F高层管理中发挥关键作用,也是“完全合理”的。这就是博弈的结果。中国虽无法改变大局,但完全可有所作为,推动IM F改革朝前走。            (刘洪)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智慧零售
怎么通过竞争对手分析提高自己网站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